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新闻资讯 » 网络新闻 » 正文

软银走下神坛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0-04-15  浏览次数:844
核心提示:  最近的软银仿佛在走钢丝,一个不小心就可能坠入万劫不复。从去年WeWork“泡沫”破裂,到今年软银罕见的1.35万亿日元亏损预警,再到如今曾经被软银寄予厚望的2号愿景基金传来冻结传闻,越来越多的信号表明,软银正无限靠近危险区域。特别是在新冠肺炎疫情蔓延的当下,市场动荡难以预料,OneWeb破产,WeWork深陷泥潭,Uber、OYO又成了疫情下的重灾区,软银投资溃不成军。现实的警告不言而喻:市场

  最近的软银仿佛在走钢丝,一个不小心就可能坠入万劫不复。从去年WeWork“泡沫”破裂,到今年软银罕见的1.35万亿日元亏损预警,再到如今曾经被软银寄予厚望的2号愿景基金传来冻结传闻,越来越多的信号表明,软银正无限靠近危险区域。特别是在新冠肺炎疫情蔓延的当下,市场动荡难以预料,OneWeb破产,WeWork深陷泥潭,Uber、OYO又成了疫情下的重灾区,软银投资溃不成军。现实的警告不言而喻:市场从来没有永恒的投资神话。

  冻结2号愿景?

  去年7月,自带光环的软银2号愿景基金横空出世,但在短短9个月之后,风向就出现了根本性的变化。北京时间14日,《日本经济新闻》报道称,由于软银投资业务的业绩恶化加速,准备成立的2号愿景基金因为未能吸引足够的外部资金,作为代替举措的自有资金也将被冻结,这意味着软银以基金业务为核心实现增长的战略遇上了暗礁。

  对于是否搁置了2号愿景基金的投资以及业绩情况等问题,北京商报记者联系了软银,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不过关于2号愿景基金的蛛丝马迹已经可以证明,冻结这一基金的传闻可能不是空穴来风。

  今年2月,软银创始人孙正义就曾罕见地承认了2号愿景基金的募资困境,表示缺乏对2号愿景基金的投资承诺,将不再把募资1080亿美元作为2号愿景基金的目标。此前有报道预测,2号愿景基金的规模可能只有1号愿景基金规模的一半,并且大部分来自软银自己。

  软银1号愿景基金成立于2017年,规模达到1000亿美元,在规模庞大的中东国家主权财富基金的背景以及软银大手笔投资的“加持”之下,这一基金一度成为外界的焦点,有外媒甚至将其称为有史以来最大的风险投资工具,然而风险就意味着失败的可能,现在失败来了。

  13日晚间,软银发布截至2020年3月31日的2019财年业绩预测。报告显示,软银预计本财年运营亏损达到1.35万亿日元,净亏损将达7500亿日元,相比起来,软银上一财年的利润为2.07万亿日元。这将成为软银自1994年上市以来的最大亏损额,也是近15年来的首次年度亏损。更重要的是,在市场预期里,软银全年将实现经营利润4665.6亿日元。

  “一个都不能打”

  软银亏损的“锅”,还得1号愿景基金来背。按照软银的说法,旗下愿景基金2019财年将出现1.8万亿日元的巨额亏损,在恶劣的市场环境中,该基金所投资的价值出现了大幅下跌。软银补充称,由于市场环境的恶化,软银所投的公允价值下降,这是愿景基金亏损的主因。

  结局并不意外。去年11月,软银发布的截至去年9月底的第二财季报告便已显示,该公司运营亏损7044亿日元,远超分析师平均预期的2308亿日元。也是由于投资估值下跌,愿景基金当季亏损9703亿日元。

  “我自己的投资判断有失误,正在反省。”彼时孙正义在财报会上不断反思自己在WeWork上出现的投资失误。事实上,对孙正义、愿景基金乃至软银来说,一切现状似乎都要从WeWork这颗“雷”谈起。当时,软银称,WeWork估值下降带来的4977亿日元巨额减计,致使软银出现了创业以来规模最大的亏损。

  但最新进展是,软银很可能也收拾不了WeWork这个烂摊子了。软银曾计划斥资30亿美元收购现有股东的股份以对WeWork进行纾困,但本月初,软银宣布放弃上述收购要约,WeWork 7日表示,正就此提起诉讼。

  对软银来说,能将其拖入浑水的却不止WeWork一个。据了解,1号愿景基金主要投资的公司除了WeWork之外,还有号称Spae X竞争对手的OneWeb、美国共享出行巨头Uber和印度连锁酒店OYO等。但不巧的是,这些曾经被软银视为未来的企业,却一个接一个地“翻车”了。

  全球近轨卫星服务商oneWeb 3月21日刚刚完成第三批34颗卫星的发射,然而,7天之后,《金融时报》报道称,OneWeb正准备申请破产保护,并解雇了大多数员工。而在今年2月,软银投资的号称美版拼多多的Brandless也已经正式宣布倒闭。此外,Uber仍旧在亏损泥潭里挣扎,烧钱还是目前Uber唯一的办法。几天前,OYO还发出内部信表示,因为疫情的影响,公司准备对全球数千名员工实施无限期无薪休假。

  在近日接受《福布斯》专访时,孙正义坦言,今年愿景基金投资的88家公司中估计有15家将会破产。

  投资神话破灭

  “我们知道的一件事是,2019年对愿景基金1号来说是糟糕的一年,这绝对是糟糕的一年。”美国斯坦福大学商学院管理学讲师罗布·西格尔如此评价道。不过他也补充称,但这并不意味着愿景基金不会获得长期成功。虽然西格尔给自己的判断留了一些后路,可对于眼下的软银来说,情况确实有些不妙。

  互联网分析师杨世界称,孙正义以前投资互联网企业的变现机会要比现在投资其他互联网企业变现的机会多得多。投资阿里时,属于全球互联网蓬勃发展的时期,几乎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现在全球互联网企业已经达到了很普遍的状况,变现的概率就已经小了很多。在目前互联网产业状况及经济普遍下行的大环境下,孙正义的投资多少有些冒险。

  市场方面,杨世界称,Uber、WeWork等是跟随市场趋势诞生出的独角兽,但现在市场整体处于相对复杂的状况,一方面孙正义的一些投资持续亏损;另一方面疫情紧张,全球经济增长处于下行趋势,这就意味着孙正义本来投资的项目就难以变现,疫情再次雪上加霜。

  失利之下,孙正义可能已经出现了缺钱危机。日本证券备案的文件显示,截至3月19日,孙正义直接控制的4.62亿股软银股票中,向贷款机构质押的股票总数攀升至2.8亿股,股权抵押比例从2019年6月的48%提高至60%。按照一般的质押比例,孙正义或最多可以从银行借到质押股票市值70%的资金,但一旦当杠杆率上升到85%,银行还可能要求他追加保证金。

  杨世界认为,软银向银行质押股份可能是为了筹集更多资金,因为在疫情影响的现状之下,软银筹资的渠道已经越来越窄。另一方面,随着整体技术的发展,新的商业模式也在不断变现,所以软银筹资也是为了帮助投资的企业迈过困难阶段,从而寻找新的商业价值进行变现,也算是给投资人一个交代。质押股份换取流动资金,进而换取一定的缓冲时间,再看市场变化应对未来更多的不确定性。

  前海开源基金首席经济学家杨德龙也称,高杠杆是获取高额收益的一个方法,但高杠杆在金融市场巨震的时候普遍都会出问题,杠杆率高的话,一旦资产价格下跌可能就没有足够现金流去补仓,就可能出现爆雷的现象。

  杨德龙补充称,受疫情冲击,很多公司经营情况出现下滑,进而影响了软银的投资收益。从孙正义的个人风格来看,他的投资一般都是重仓,且风格较为激进,但现在的世界出现了很大的变化,虽然过去孙正义的投资非常成功,但投资要看的永远都是未来。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行业协会  可信网站